端午沪苏杭游记——上海

Posted on 2017-10-21(星期六) 13:27 in travel

这次沪苏杭端午游,实则留给上海的也就半天多的时间,来的前一天从网上订好了下午场的上海一日游,早上美美的睡了一觉之后赶上了从杭州到上海虹桥的高铁。这里说一下,从杭州到上海站也是有高铁的,不过担心没有时间体验下上海的地铁,所以就先到虹桥站,然后乘坐地铁到集合地点——人民广场站14号出口。

身为一个北方人,在北京待过一段时间不足为奇,而心之向往的,还是远方。与帝都南北相望的国际性大都市——魔都上海,自然是要去看看的。上海吸引我的地方,不是繁华的现代化城市的鳞次栉比,不是黄浦江夜景的灯红酒绿,而是那些回绕在老弄堂间的上海滩的故事。

这次沪苏杭端午游,实则留给上海的也就半天多的时间,来的前一天从网上订好了下午场的上海一日游,早上美美的睡了一觉之后赶上了从杭州到上海虹桥的高铁。这里说一下,从杭州到上海站也是有高铁的,不过担心没有时间体验下上海的地铁,所以就先到虹桥站,然后乘坐地铁到集合地点——人民广场站14号出口。

从杭州出发前,留个纪念吧,毕竟在杭州的两天晚上都是在这度过的。

上海虹桥欢迎我的到来 ^_^

show 地铁票的时间到了,这毛病,改不了~~~ 上海虹桥高铁站人不多,但要进地铁站,瞬间就让我回想起在北京的那几年,人多的不想再回去。

集合的时间是下午两点,晚上大家吃团餐,估计也吃不着什么好东西,所以只有午餐这一宝贵的机会,还是留给上海吧。 从南京东路地铁站(离外滩最近的地铁站)出来时,距离集合时间也不多了,果断找了家美团推荐的外滩附近的一家海鲜面馆,先将就吃下,要知道,这么短的时间可品尝不出上海菜到底什么特色,所以主要的精力还是放在玩上面吧。

鱼头海鲜面? 什么🐠还真忘了,不过味道还是不错的,27元一大碗

本来打算着吃完饭之后留出半个小时的时间骑车去看一下印象中的上海滩到底是什么样子,结果外滩不让自行车进~~~好尴尬。刚到外滩旁边的路上,还没来得及看看黄浦江,就接到了导游催促的电话,一看时间还有二十分钟就到两点了,外滩现在是看不成了,赶紧去集合是正道,临走前先拍一张十里洋场中的万国建筑群的历史风貌建筑吧。

由于外滩不让骑车,直接造成了我成为了团里最后一名到的,不过也没迟到,卡着集合点两点到的。等大巴到了之后,团里一行人都上车了,我坐在靠窗的位置,无意识的朝窗外望去,等待着大巴车出发。窗外正对着的是上海扬子精品酒店门口,在门口旁边站着一对外国情侣,在我游离的目光和那个外国👧四目相对时,人家友好的相视一笑,同时伸手打招呼,而我的目光竟然无视的扫过去了,瞬间,菇凉表示很尴尬,不过好在我反应快,马上回视并伸手打招呼回应,这个时候那个外国👦也伸手向我打招呼,这也算缓解了下尴尬气氛吧~~~ 后来在车上回想了下这个过程,全然是不同的文化背景导致的。在中国,一代代传下来教育子女的方式就是,不要跟陌生人走,不要吃陌生人给的东西,没事不要管什么闲事,渐渐的,“自扫各家门前雪,休管他人瓦上霜”,成为国人基本的处事态度。所以但凡有陌生人无缘无故对你示好的,一定是有某种企图的。而👦对👧主动示好的,杂质成分就更多些了。由于受到祖国将近30年大环境的熏陶,这种思维方式也这么指导着我,所以根本没想到会有陌生人主动打招呼。而好多国家的教育方式都比较开放,对待陌生人的态度,大体上都是环境使然了。

这就是等待的地点了

这次的线路规划是这样的:

城隍庙-> 豪华游船-> 上海城市历史发展陈列馆-> 东方明珠登塔 -> 外滩

人齐车到之后就出发了,外滩附近的这几条东西走向的路都是单行道,不过是间隔排列的,所以出发到城隍庙需要拐来拐去的,正好可以看看上海的城市风貌。

在写有老上海街的牌坊下车,说了下集合地点后就自由活动了。

站在牌坊口向内望去,一片片商铺林立,感觉不到一点旧上海的气息。掏出手机搜索摩拜,幸好附近就有,穿过主干道,哪个巷子窄,就往哪里钻,果不其然,在巷子深处,虽然房子看起来政府 统一刷过墙,不过大体老上海的居住特色还是有的,裸露在头顶上错综复杂的电线网线电话线,横亘在屋檐下的晾衣杆上的T恤裙子长腿裤,堆放在自家门口的摇椅电车家什等等,杂乱中又是那么有序,窄窄的街道中散发着浓浓的生活气息。

拐了几圈之后就又回到了主干道上,说是主干道,其实也不过八九米宽。这次来看的景点城隍庙也在这条街上,不过本人对烧香拜佛没太大兴趣,不过城隍庙对于大上海来说,影响确实很大。

上海城隍庙,可谓名扬天下,与豫园毗邻,又称老城隍庙,是上海道教正一派主要道观之一。“到上海不去城隍庙,等于没到过大上海。”可见老城隍庙在上海的地位和影响。城隍是道教中城市的保护神,相传明永乐年间(15世纪初)上海知县张守约将方浜路上的金山神庙(又名霍光行祠)改建成了今天我们所见的城隍庙。1926年重建,殿高4.8丈,深6.33丈,钢筋水泥结构,而彩椽画栋、翠瓦朱檐,规模大增。抗战后,为与新城隍庙(原址在金陵西路连云路口)相区别,故称老城隍庙。 老城隍庙艺术竞技馆,内有斗鸡表演、杂技表演及霹雳书法等“中华一绝”的民俗艺术。一万多平方米海城隍庙为正一派道士管理的道教宫观,又称上海邑庙,包括大殿、中殿、寝宫、星宿殿、阎王殿、财神殿、文昌殿、许真君殿、玉清宫等许多殿堂组成的,面积达一万多平方米的道教宫观,在这一万多平方米中,还包括城隍庙的两座园林,西园(即现在的豫园)和东园。上海城隍庙最著名的要数城隍庙特色小吃。

城隍庙东侧的翻修的建筑倒也相得益彰

从城隍庙骑车回到牌坊集合点,发现离集合时间还早,跟导游说了下,就骑车去十六铺了。想去十六铺看看,缘于前段时间听喜马拉雅中关于黄金荣和杜月笙的故事,而十六铺码头,是上海外滩最著名的码头,拥有150年历史。曾是远东最大的码头、上海的水上门户,承载着很多关于上海的历史人文记忆。

2010年为迎接上海世博会,经过三年的改造,历史已然成为历史,如今的十六铺已成为特色酒吧、小资餐厅、休闲会所云集的南外滩时尚地标。

将车停到看台下,信步走到黄浦江边,江边停泊着好多艘游船,在船上醒目的地方挂着各种公司的LOGO等,商业味极其浓厚。放眼向对岸望去,对岸高楼林立,画面上比东方明珠塔低一点的其实是中国第一高楼——上海中心大厦(Shanghai Tower), 这是和旁边摄影的老爷攀谈时告诉我的,东方明珠塔高差不多才是上海中心大厦的三分之二,不愧是第一高塔。

从十六铺回到集合地——老上海街牌坊,准备开往行程的第二段——豪华游轮。 游轮一共三层,二层稍微高级点,一开始都在一层待着,等船开动后不久就可以去顶层观景了,整个过程大概持续了二十多分钟,沿着黄浦江绕了个来回。

一层大厅

运沙石的船

半个小时后,结束了短暂的游船观光。为了错开东方明珠的高峰期(其实今天是端午假期最后一天,下午基本都返程了,人相对不是太大),我们先去参观上海城市历史发展陈列馆,然后去吃晚餐,等出来后再去登塔。

陈列馆一层主要是一些交通工具的演变展示,主要是别克汽车

旧上海时的黄包车和黄包车夫

顺着脚下的指示标向前走,走上二层,上海从一个破旧的小渔村发展成一个国际化的大都市的过程,将通过各种现代声光和艺术方式栩栩如生的呈现在我们面前,下图为一上海还在渔村时代时,普通农家妇女在做家务

艺术家:秦怡蜡像

国家在丧失主权之后,连基本的司法权都不能独立,审判一个案件也必须得有侵略者共同审判。 现在看着印度阿三就好笑,但想想八国联军竟然还有印度,清政府倒台是必然的,而慈禧这个老妖婆的功劳是不可磨灭的。

用灯光的效果动态展示了美英法侵略者殖民地侵占面积范围和时间

英国的坚船利炮打开了封闭已久的国门,一炮将中国打进了近代史,也开启了吸食鸦片的弱国策略,在此,自大的乾隆爷地下可有知,您老人家是要通过闭关锁国让所有国人在你死后换一种形式给你陪葬?想想1928年的东陵大盗事件,有因必有果啊!

这个技术比较好玩,屋子是木质立体的,外加立体电影投射到固定的空间层次上,配以生活场景的交谈,看得就像立体电影一般,但更加的真实。

十里洋场,旧上海洋人比较多的地方,那时洋人多的地方,也非常的繁荣

十里洋场旁边拐角的地方,有个以冯程程和许文强的故事为背景的拍摄点,比较好玩的是,老爹扮演许文强,闺女是冯程程,另外一个推算不出是什么角色的人扮演丁力

这哈哈镜原来是西洋的玩意

采用微缩的方式,展现了旧上海时的灯红酒绿

旧上海外滩全貌

交易所,资本主义在旧上海已然开始萌芽

茶楼&戏楼, 在门口挂牌进行节目预告

在租界内社交的洋人们。我不明白的是,同样是侵略者,为什么国人对日本的仇恨要远远大于洋人们?洋人侵华杀的人少?还是洋人没有日本军国主义的那般没人性?还是新痛掩盖了旧痛?

到这,基本上上海发展的历史就算完了,由此看来,一个城市的发展,除了天时地利,资本的引导还是很重要的。

由于陈列馆在东方明珠的一层,参观陈列馆需要检票且安检一回,参观完之后去吃晚餐,得出去,等吃完后再次安检进来

吃得啥已经不记得了,反正是吃饱了,再次进来的时候俯身仰拍了张东方明珠的全身照,不过最好还是广角镜头比较好拍,像我这样都快趴到地上了,还是没能拍全

进来后就是排队等待了,登塔有7部电梯好像,以每秒7米的上升,可能耳膜有短暂的不舒服,不过还是相当平稳的,电梯内有统一制服的电梯MM,面无表情柔声细语的介绍着东方明珠里面的各项娱乐设置,可能是一天说话太多了,这种面无表情也情有可原

我们本来是要上到263层(也就是第二球主观光层)后统一集合后再自由活动,但最终是分批乘坐电梯上去的,到上面之后就都四处转悠开了,全都散了,不过好在第二球并没有多大,分分钟一圈就转下来了,而导游上来后就转着圈通知人。 在转东方明珠的过程中,认识了团里的一个性格很爽朗的山东小妮——小百仙,剩下的上海行程,我们也是结伴儿而行的,旅程中能碰到个说得来的小伙伴儿,也是一件非常庆幸的事情。

在主观光层,向外看时视野非常的好,而此时,上海滩华灯初上,加上些许轻薄的雾气,给人以遐想。

从主观光层下降四层就是悬空长廊了,刚一看到那透明长廊时,腿有点不听使唤了,但也不能在小百仙面前露丑啊,还是硬着头皮上去了,不过后来慢慢的适应到来这种感觉,也不觉得怎么了,同时还有中站在巨人的肩膀上的感觉,一览众山小啊。

逛了几圈,拍了几张照片,看时间不早了,我们就去找导游去了。本来最终是要拉到外滩的,但来的时候已经去过了,东方明珠下有地铁,到时候直接坐地铁去上海站,然后去苏州,而小百仙也不搭旅游大巴去外滩了,所以告别了导游就乘坐电梯下来了。

等电梯时拍拍小导游

我们下来时还早,才刚到八点,索性就坐在塔的门口台阶下开始聊天。原谅我的拍摄技术吧~~~

还有人在直播

来一张东方明珠的夜景,超级漂亮

聊了会就不得不走了,不是因为赶车,是因为保安赶人,还不能在台阶坐了~~~ 这叫什么事儿,此处不容爷,自有容爷处,换场地。 我们来到了黄浦江边,吹着江风,欣赏着夜景,天南海北的我都记不清聊的什么了😄,期间我也把去苏州的高铁改签成最后一班车了,这叫旅游逢知己需改签

美好的时刻总是飞逝而过,转眼间就到十点了,也该回去了。再次乘坐地铁时,发现上海的地铁复杂度比之帝都有过之而无不及。

结束语

这个时候的上海站已然没几个人了,看着空旷的站台,想想这一天的旅程,寻找到了老街坊小弄堂里的浓浓生活气息,体会到了上海大都市的繁华包容,十六铺虽然已经没有以往的容貌,但那些上海滩的波橘云诡的局势还是会被后人津津乐道的。小时候在歌里听到的东方明珠确确实实感受到了她的存在,白天游黄埔江,晚上吹着江风无拘无束的聊天,最主要还是能认识一个说得来的小妮儿,收获还是蛮大的。